在诗海中旅行|畅游诗海作文

倔犟的姥爷 倔犟的我作文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:桂林山水甲天下下一句_桂林山水

2019年11月23日 01:55

“黑白”这本身就是一个经典,黑配白,两个境界,两个极端…… 
 黑被看作邪恶,魔幻里最恐怖的布景是黑,令人害怕的夜空是黑,尽管它有月亮的衬托,却永远除不去它带来的惧怕。黑甚至被认为是撒旦的变体,会带来灾难。 
 白则是另一个境界,就像黑夜之后是白昼。白是纯洁的,灵动的。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是美好的化身,会带来福音,洁白的天空给人以安详,白不会被任何杂质所玷污。白被视为圣洁,不可侵犯。白或许不会被黑的存在所影响,但,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,不是吗? 
 当魅惑的黑配上圣洁的白又会怎样呢?这你也许永远也想不到,这是另一种定义,只是,黑配白,会有结局吗?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序 
 又是一个笼罩着暗光的世界,黄昏已至。 
 一个美丽的天使悄悄来到人间,她扑闪着那对洁白如雪的羽翼,踮着脚尖,轻轻飞到一个许愿池边,坐下。那双澄澈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许愿池,长长的睫毛像羽扇一般扇动着,轻轻闭上,嘴巴微微张开。双手合一…… 
 “听上帝叔叔说,在人间有个许愿池,如果真心许愿,愿望就会实现,那,雪茜希望,馨灵的翅膀能快点好,行吗?如果可以,把我的翅膀跟她的换,我愿意。行吗?”几滴眼泪轻轻落下…… 
 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个穿着黑衣的所罗门部下飞来,在一旁笑着看正在流泪的那个天使。 
 天使吓了一跳,张开眼睛,望向他。 
 他愣住了,她的眼睛怎么会那么美丽、纯洁,好像不被尘世所玷污。在无数次的梦中,他也曾期望有那样的眼睛,但地狱的黑暗不会容许他有,他早就不配有这样的眼睛了吧。他苦笑了一声:“你好,我叫寒凌。”自己似乎连名字也那么冷呢。 
 “我叫雪茜,你好。”天使眨着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。 
 “这里很危险,会跌到水里的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他望着她的眼睛说。 
 “可我希望馨灵的翅膀快点愈合,她的翅膀折了……” 
 “我想如果许愿池能听见,馨灵的翅膀一定能愈合,你放心吧。” 
 “谢谢,那我先回去了,要是让别人发现,我就完了,再见,寒凌。” 
 天使扑扇着翅膀,向天空飞去,那抹圣洁的白辉映着这只有几丝暗光的世界。 
 “再见了,雪茜……”他望着那在黄昏下远去的背影,轻轻说道,嘴角微微上扬…… 
 从此,在一个许愿池边总会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驻足…… 
 寒凌似乎迷上了那双澄澈的双眸…… 
 几星期后,馨灵的翅膀好了,雪茜决定再来看看那个穿着黑衣的人。 
 又是一个黄昏…… 
 一个美丽的天使飞落在许愿池边,寒凌等到了。 
 “寒凌,馨灵的翅膀好了呢,呵呵,许愿池真的管用……” 
 寒凌凝望着雪茜的眼睛,笑了笑,自己好像陷进了那美丽的眼睛里…… 
 黄昏下,两个背影相望着,一个是白,一个却是黑…… 
 “寒凌,我要走了,再见了。” 
 去的还是那么匆忙,寒凌点了点头,轻轻说:“再见。”以后,他或许还会等…… 
 后来,雪茜也总会来到那个许愿池边,和寒凌说上几句话。然后告别……这,似乎成了一个习惯……永远不会改变的习惯…… 
  
 直到一天,雪茜被上帝叔叔叫了去,雪茜飞到上帝前,问:“上帝叔叔,找我来有事吗?” 
 上帝严肃地说:“雪茜,你是不是每天都会到一个许愿池边?” 
 雪茜惊了,难道被人发现了?“是。” 
 “雪茜啊,你难道不知道擅自去人间是要受罚的?你去了也就算了,怎么可以去见那个叫寒凌的人呢?他是所罗门的部下啊,要知道,我们和所罗门一项是对立的,你怎么能……” 
 “雪茜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上帝叔叔。” 
 “雪茜,你认为说对不起就行了吗?我决定了,你以后永远也不能到人间去,知道吗?” 
 “可……”雪茜苦苦哀求,她不能,也不可能放弃那个习惯。 
 “没有不行,你必须服从,雪茜,我这是为你好,一旦你们两个……无论怎样,你都要听我的话。”上帝的声音不容置疑,雪茜惊了,难道真有这么严重吗?上帝叔叔不是会容易生气的人,今天怎么……但,那个习惯,就真的要这样结束了么? 
 雪茜望着上帝挥袖而去的背影,绝望了…… 
 寒凌,我们要分别了,对不起…… 
 为什么?心在痛…… 
  
 寒凌依旧每天在等,等待那双明亮的眼睛,但他终究没等到,似乎就这样结束了……但他还会等下去,这不知何时已成了一个习惯。 
  
 雪茜在天上,却早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快乐了,自己好像永远不会忘记寒凌,永远不会忘记那抹黑,几时恋起了黑色? 
 馨灵看着雪茜,她不再是那个每天吵着叫他去玩的雪茜了,雪茜这是怎么了? 
 一天,馨灵轻轻飞到雪茜身边,问:“茜儿,你怎么了?” 
 “馨灵,我,我想去人间,行吗?我求你了……” 
 “可是,雪茜,你不能去啊。” 
 “馨灵,算了,我不想连累你……”雪茜又开始望着远处,寒凌会哪呢? 
 “雪茜,你别伤心,如果这样你会高兴,我答应你,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的。”馨灵看着雪茜。 
 “真的吗?可,馨灵,这样会连累你的。” 
 “雪茜,没关系,我会没事的。”馨灵安慰道,顶多就是我代替你受罚罢了,馨灵在心中说道,她和雪茜从小就是好朋友,雪茜也帮了她不少忙呢,现在牺牲一下又怎样。 
 馨灵让雪茜悄悄潜到人间,自己则化装成雪茜…… 
 寒凌还在那等,雪茜来到他身旁:“寒凌,我来了。” 
 寒凌猛然回头,不禁莞尔,他还是等到了:“恩,雪茜你还是来了。呵呵。” 
 又是黄昏,光芒却因这两个人的存在而更加闪亮了。 
 “雪茜,你在干什么?我不是说过你不能下来吗?”上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。 
 雪茜一惊,嗫嚅道:“我,我,上帝叔叔,这,这和馨,馨灵没有关系,你别怪她……” 
 “哼,对这件事,馨灵也有责任,所以她也逃脱不了干系,现在,我看你和寒凌是不听劝了,这样下去,对你不好,我命令你把他杀了。” 
 “为什么?!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我不能杀了他。”天使可以杀人吗?不能…… 
 “你怎么可以违抗我,再说一遍,你把他杀了,如果你杀不了,我代替你……” 
 雪茜还没反应过来,一抹黑已倒在她脚边……她愣住了,心好像碎了……永远无法拼回…… 
 寒凌死了,死前,他忆起了那片圣洁的白色,那么美,自己似乎喜欢上了白色……只是,永远也见不到了……就是所罗门的部下也还是会死啊,如果可以选择,他宁愿不再是地狱的魔,而是一个拥有一双澄澈眼睛的凡人,至少,不会有这样的结局……雪茜,别了……朦胧中,他感到几滴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心痛了起来,雪茜,别哭…… 
 雪茜看着寒凌就这样死了,黄昏的朝霞掩盖不了她内心的伤痛,自己这是怎么了?如果可以,她希望随他去了…… 
 黄昏,永远不会有结局……泪,为什么还在流…… 
 黑和白,也永远不会有结局吗……

每当吃完中饭,我们就飞一般地跑向教室,蹦到沙发上看书、聊天。有时,我们还会躺在上面说说笑笑。一些男同学会打起沙发大战,把沙发弄得乱糟糟的。我们女孩子时不时就要整理一下。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

前几天班主任就发来短信,说初二的学习对中考很重要,其实这个道理我早就知道了,所以我决定过一个充实的假期,在这个假期里养成好习惯。

坐在位子上的她正在看书。“请问你是艾宓凌小姐吗?”那个的女孩问道。“是啊!你把小姐两字去掉吧,你就叫我宓凌吧”艾宓凌放下了手中的书本,仔细一看,原来是刚刚她看的那个女孩(第一集中的那个女孩)。“可以和你交朋友吗?我叫阮颜。”那个女孩激动地问。“当然,我十分乐意。”艾宓凌笑笑,“出去走走吧!”“恩!”阮颜那白嫩的脸上的两旁红红的。两人手牵手地走了出去。 
  “请问你几岁?”阮颜好奇地问。“16。我是双鱼座的!”宓凌微笑着看着阮颜。“啊?我也16岁,是双鱼座!”阮颜惊讶的说。“我们的缘分好深啊!做密友吧!”宓凌觉得阮颜注定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密友。“好啊!”阮颜笑着说。她已经不紧张了。说话期间,宓凌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。她转过头去,发现有一个男孩在看自己。那个男孩有点酷,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子弟。那个男孩又对宓凌笑了笑,宓凌可不吃这一套,但她出于礼貌,还是对那男孩笑了笑,便对阮颜说:“我们去草地那里吧,那里的空气很清新。”“好的!”阮颜表示同意。两人手拉手,去了绿油油的草地上。“其实,对你说真心话吧,我的成绩不太好。”阮颜忧郁地说。宓凌也愣了,她没有想到,阮颜竟然把自己不擅长的地方对她说。“没关系的,我会帮你补习的!可别忘了,我们是密友哦!”宓凌调皮地眨眨眼睛。“啊!好的,我也会努力的!”阮颜高兴极了。“好的,我们一起加油!”“好的,加油!”草地上都洒满了她们的欢笑声…… 
  一转眼,放学了。“拜拜!”“拜拜!”“阮颜,你家在哪条路上啊?”宓凌问。“是在清棉路上,你家呢?”“我家也是在清棉路上。看来,我们是上天看好的一对密友哦!呵呵”“哈哈哈哈!对!一起走吧!”“OK!就坐我家的轿车吧!”宓凌说。“好啊!”在转弯处,宓凌又看见了那个神秘的男孩,他又在对着宓凌笑。“你怎么了?”阮颜关心地问宓凌。“没事!我家的车在那里呢!快走吧!”她拉着阮颜的手跑向她的家车。“慢点啊!慢点啊!你……你怎么能跑如此快!”阮颜上气不接下气地问。“锻炼出来的呗!小时侯,我很胖的,爸爸就每天拉着我跑步!就像我对你这样,就锻炼成这样了!嘻嘻!”宓凌怪笑着对着阮颜开玩笑。“哎哎哎!累死我了。现在,嘻嘻,上车吧!”阮颜把宓凌丢上了车。“唉呦!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套啊!看我的——挠痒痒!”宓凌坏笑着说。“啊!哈哈!别挠了!别挠了!”“那就说:‘饶命吧!’哈哈!”“讨厌!啊哈哈!”…… 不知不绝中,阮颜到家了,宓凌也到家了。“那个男孩什么要对我莫名其妙地笑?他到底是谁?”宓凌躺在床上,不停地问自己,最后,睡着了…… 
  下集更精彩,不要错过!焚书坑儒是真的吗魔塔第三层——水的考验(上) 
  “我对我的前程充满了怨恨。”罗萨傲慢的低下头,很伤人心的说。 
  洛显听到,摇了摇头,皱起了眉头,轻轻的打了罗萨一下,表示让他安静,现在凌可儿正在伤心呢,你在这里说这些话算个什么东西? 
  拉爱女王也不能保持乐观了,因为,他们公认的领袖凌可儿因为某些自己造成的因素倒下了,那现在……众人的决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,她不得不自我谴责。 
  罗凯和米雪无奈的交换了下眼神,米雪怀抱着沉睡着的小果露,睡得那么甜蜜,米雪的眼角渗出了两滴苦涩的泪水,她好久都没有这样休息了。她想妈妈,想姐姐了。罗凯在一旁默默的表示同情,却帮不上什么忙。 
  他们这是在走在哪里?这是通往第三层的阶梯。 
  还是罗凯打破了沉默:“那么,显儿,你知道我们的弟弟怎么样了吗?” 
  洛显微微吃了一惊:“你是说朗科——不,罗科吧。还在违心为首领等凶神恶煞干活呢。” 
  “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吗?” 
  “真实身份……?” 
  “就是知道他两个哥哥么?” 
  “得啦,就直接说你就行啦。” 
  “好显儿妹妹,告诉我吧。” 
  “我不是你妹!” 
  “……” 
  “好吧,听好了。” 
  “快说,快说,快说吧,快!” 
  “用不着你来命令我。如果你真心求我,就要好言好语!” 
  “我……怎么摊上个你这么个介绍人。” 
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谁什么样个人。” 
  “该死,我要疯啦!” 
  “呼……玩够啦,告诉你吧。” 
  洛显玩味的笑了笑,说:“嗬,他当然知道啦,这个事实就是他调查出来并且让我转告你们罗氏兄弟的。怎么样,清楚了不?” 
  罗凯和罗萨像两个傻子一样长长地答应了一声:“喔……明白了……” 
  大家都笑了,凌可儿也忍俊不禁。 
  在欢声笑语中,总算,到了! 
  “嗯,嗬,”洛显准备发表“环境分析演讲”了,罗萨愁眉苦脸的一把靠在旁边的石壁上,“据我分析,这里属于潮湿的山洞一类,地下似乎涌动着巨大的水源,墙壁——(罗萨很响的“呸”了一声)——墙壁由巨大的岩石构成,属于天然造成,石壁内是实心的,因此,我推断,魔塔的关卡是根据五行来排列的,比如前两关卡就是金,木,而且我刚才分析地下有涌动着的水源,那么这一关一定就是水的考验了。” 
  “呶,那么就是这个样子啦?”凌可儿重新振奋精神,兴奋的说道。 
  “据我来看,就是啦。”洛显调皮的说。 
  凌可儿脸上带着决心,大声说道:“向岩洞深处进发!” 
  “进发!”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:【愚人节作文】 小学生作文评语优缺点

他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拿着一本书来看。上学路上拿一本书来看,上课时放本书在抽屉里,课也不听一直在看书。数学老师点名叫他回答问题,结果他复述出了刚看书的那一段。老师听到直接“崩溃”了。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翻开了曾经的照片,拍拍上面的尘灰,你还是那样的活泼可爱。好久不见了,我们曾经住过的日子,已成了回忆。窗外那勃勃生机的桂花树,是我们曾经栽培过的树木, 我总是深情得看着它,仿佛在看着你。在我的印象里,你是一个俏丫头,整天疯疯癫癫的,没有一点女孩的文静。  
     你,总是爱说笑话,每当说笑话的时候,都会使我们全家人笑得前仰后附。想起你以前说过的笑话,还是那样的好笑。 
    我总是用各种回忆着你,但却回忆不起我们在一起。不知道,你过得怎样了。 
    回忆起过去的事情,有喜怒哀乐,我总是想着过去快乐的事情,回想着你。我知道,你最喜欢的零食是冰激凌,在炎热的夏日里,你不得拿钱去卖一个冰激凌。窗外的桂花,还是那样的鲜艳。 
    你,总是爱说笑话,每当说笑话的时候,都会使我们全家人笑得前仰后附。想起你以前说过的笑话,还是那样的好笑。 
    我总是用各种回忆着你,但却回忆不起我们在一起。不知道,你过得怎样了。

您是辛勤的园丁。当春天来临时,您撒下了六十六粒种子,只要好好培育,到了秋天,就一定会结出硕大的果实。你是绝对不会不会放弃每一粒种子的。当种子遇到“拦路虎”时,您不惜花费时间和精力来帮助他。您对我的激励,我时时铭记在心,这些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鼓励,就是我从嫩芽成长到果实的最好肥料!我没有什么可报答您的,我只希望用我优异的成绩来使您骄傲!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

妈妈看到我灰心丧气的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样子,走过来,笑眯眯地对我说:“孩子,不是饺子不“听话”,是你包饺子的方法不对呀。”“那怎么包呀,妈妈,教教我吧。”我拽着妈妈的手,撒娇道。“好。”妈妈点点头。然后,妈妈给我做了示范,一步一步地教我。我明白了,又有了信心,便振作起来。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:我尝试到了学习的快乐|以快乐为话题的作文800

三、 
  【下课后…】 
  “听说转来了新的同学诶。”大家讨论着,不巧被梦馨他们听见了,梦馨他们走到了樱花树下,见到了雪琉璃,她和一位女孩坐着,梦馨走过去问:“琉璃,他是谁啊!”琉璃回答梦馨:“她叫菲雪。”菲雪见到他们很高兴,对他们笑了笑,大家就一起坐下来聊起天了。 
  过了一会儿,梦蝶突然站起来,对大家说了个笑话,大家开怀大笑,冰雪心见到了他们,走过去,对真诚筱和丹璐说:“真诚筱,丹璐我告诉你,你不许欺负奇德,哼。”然后对梦馨他们微微一笑,就走了。丹璐生气了,站起来,使出魔法:“你别太过分了,提琴魔法—沙拉露啦—提琴歌声。(外带小提琴声)”雪心被攻击了一下,他怒气冲天:“电子琴魔法—低啦达—攻击。(外带电子琴声)”丹璐和他吵了起来。 
  菲雪看到他们这样,用魔法把他们制止了:“古筝魔法—沙亚力—和平。”他们不吵了,做了好朋友。 
  “叮铃铃…”上课了,大家跑到教室里,老师对大家说:“我们这节课考试。”老师把大家带到了考场,雪心上去了,她跳过了木桩,但是不幸被钉子扎了一下,奇德飞上去救了雪心,顺便带雪心去疗伤。 
  第二个是梦馨,梦馨敏捷地跳了一个又一个的木桩,通过了考试,老师还送了一个大礼品给他呢(抱她起来,把她飞起来,梦馨可从来没玩过呢)。 
  接着,梦伤,梦颖,梦蓝,梦希,梦蝶,梦可,梦仪,筱,丹璐,菲雪都通过了,她们和梦馨一样,都是那么敏捷。 
  梦伤对我们说:“那些东西能难得到我们吗?”“不能。”说完之后我们一起笑起来(想到雪心的样子)…焚书坑儒是真的吗魔塔第三层——水的考验(上) 
  “我对我的前程充满了怨恨。”罗萨傲慢的低下头,很伤人心的说。 
  洛显听到,摇了摇头,皱起了眉头,轻轻的打了罗萨一下,表示让他安静,现在凌可儿正在伤心呢,你在这里说这些话算个什么东西? 
  拉爱女王也不能保持乐观了,因为,他们公认的领袖凌可儿因为某些自己造成的因素倒下了,那现在……众人的决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,她不得不自我谴责。 
  罗凯和米雪无奈的交换了下眼神,米雪怀抱着沉睡着的小果露,睡得那么甜蜜,米雪的眼角渗出了两滴苦涩的泪水,她好久都没有这样休息了。她想妈妈,想姐姐了。罗凯在一旁默默的表示同情,却帮不上什么忙。 
  他们这是在走在哪里?这是通往第三层的阶梯。 
  还是罗凯打破了沉默:“那么,显儿,你知道我们的弟弟怎么样了吗?” 
  洛显微微吃了一惊:“你是说朗科——不,罗科吧。还在违心为首领等凶神恶煞干活呢。” 
  “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吗?” 
  “真实身份……?” 
  “就是知道他两个哥哥么?” 
  “得啦,就直接说你就行啦。” 
  “好显儿妹妹,告诉我吧。” 
  “我不是你妹!” 
  “……” 
  “好吧,听好了。” 
  “快说,快说,快说吧,快!” 
  “用不着你来命令我。如果你真心求我,就要好言好语!” 
  “我……怎么摊上个你这么个介绍人。” 
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谁什么样个人。” 
  “该死,我要疯啦!” 
  “呼……玩够啦,告诉你吧。” 
  洛显玩味的笑了笑,说:“嗬,他当然知道啦,这个事实就是他调查出来并且让我转告你们罗氏兄弟的。怎么样,清楚了不?” 
  罗凯和罗萨像两个傻子一样长长地答应了一声:“喔……明白了……” 
  大家都笑了,凌可儿也忍俊不禁。 
  在欢声笑语中,总算,到了! 
  “嗯,嗬,”洛显准备发表“环境分析演讲”了,罗萨愁眉苦脸的一把靠在旁边的石壁上,“据我分析,这里属于潮湿的山洞一类,地下似乎涌动着巨大的水源,墙壁——(罗萨很响的“呸”了一声)——墙壁由巨大的岩石构成,属于天然造成,石壁内是实心的,因此,我推断,魔塔的关卡是根据五行来排列的,比如前两关卡就是金,木,而且我刚才分析地下有涌动着的水源,那么这一关一定就是水的考验了。” 
  “呶,那么就是这个样子啦?”凌可儿重新振奋精神,兴奋的说道。 
  “据我来看,就是啦。”洛显调皮的说。 
  凌可儿脸上带着决心,大声说道:“向岩洞深处进发!” 
  “进发!”

焚书坑儒是真的吗:我的变化作文600字 [变化]

当我看着桌子上的小猴子玩偶时,又让我想起了一位来自非洲的老师。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奇妙的春天作文450字【奇妙的春天】,莫到孝时方恨晚_用时方恨晚,开学第一天作文500字 开学前一天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